落秋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点碎---文章阅读网_爱情故事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落秋中文   时间: 2019-07-16

  一个完美的圆,可以碎成很散乱的线条;一条线,可以碎成很多零星的点。那么,点呢?点可以碎成什么呢?
  
  ————————————题记
  
  【某个初秋,风吹得很清爽——千叶的秋】
  
  “昂昂”的汽笛声响起,这一站是千叶了。
  
  明一走下列车,直接往一家旅店奔去,似乎很向往这座城市了,他走的头也不回。
  
  千叶的初夏,风吹得很舒服。但,路却是漫长的,走了许久许久,明一才走到那家旅店。
  
  “先生,我们这里客房已满。实在抱歉了。”明一刚进门,服务生就这样抛来一句。
  
  “谁说我要住店啊?”明一赫赫说道:“给我上盘生鱼寿司,我只是路过找点吃的而已。”
  
  “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千叶吗?”
  
  “是的,怎么?”
  
  “我们这儿,不供应这些食品的。”
  
  “那有什么吃的?”
  
  “牛奶、三明治。”
  
  “给我一份。”
  
  语罢,服务生很利落的端上了一盘三明治和一杯牛奶。
  
  “真是该死的。”明一甚是苦恼:“鬼地方。”
  
  正想着,偶一抬头,对面坐着一个年轻女子。
  
  “你好!”看到明一的注视,女子主动问候。
  
  她并不是一个何等的绝艳女子,她很瘦,有点矮,指甲留得很长。她的眼睛——
  
  “先生。”看着明一如此盯视自己,女孩再次开口说道:“我是新垣惠子,很冒昧,能结识一下你吗?”
  
  明一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了。
  
  “当然,我叫川上井明一,我家在伊豆。”
  
  “伊豆?”女子眼睛一亮:“伊豆的温泉很美哦!”
  
  “是的。”明一继续说道:“伊豆的舞女,也很漂亮——就像——惠子小姐……”
  
  “就叫我惠子吧,别小姐了。”
  
  “嘿……”
  
  “你刚刚说我像伊豆的舞女,真的吗?”
  
  “恩,真的。”
  
  “那,我要个舞伴,就像明一。”
  
  “啊。”明一惊异。
  
  “先生。”服务生走过来。
  
  “什么事?”明一道:“哦,买单是吧,给!”明一掏出钱,付了单。
  
  “先生,我们这已经没客房了,夜色已深,您总得另投宿吧!”
  
  “额,这倒是个麻烦了。这鬼地方……”
  
  “如果不介意,暂和我住吧!”惠子说。
  
  “这?”明一实在很惊异,可是又有种感觉,很奇妙……
  
  明一如是的和惠子住了一晚。
  
  翌日,天大好。
  
  “惠子,你是千叶旅客吗?我们可以一齐上路吧。”
  
  惠子拎了拎手中的行李,看看明一,又放下松原癫痫病治疗的费用了。
  
  “嗯,我正差个旅伴,有明一君相伴,相信是次快乐的旅行。”
  
  两人乘着旅车,到了千叶的一个小湖畔。
  
  湖水静谧得很柔美,一卷一卷的波纹,犹如短笛的轻呼声。还有鱼——千叶本地的野鱼,长长的背鳍,圆圆的躯干,悠然的舞姿……
  
  “好美的云,好清的风,好翠的竹子,好火的枫树林……”惠子忽然开口了,她像个诗人,把眼前描摹的淋漓尽致,毫不浮华。
  
  “伊豆,也有这样的云,这样的风,这样的竹子,这样的枫树林……只是——”
  
  “只差个惠子,对吧。”惠子调皮的说道。
  
  刹那间,明一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很抽象,以至于并不能说出具体。
  
  “喂,呆子!”明一沉思的太深,惠子于是叫醒了明一的长思。
  
  “嗯。”明一很无厘头的变成了“呆子”,还很欣悦。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明一突然伸手去触摸惠子的秀发。惠子的动作也停住了,凝视着明一的瞳孔,嘴角微微一弯,露出甜甜的笑容。
  
  “我喜欢你!”惠子认真的说道。
  
  明一马上愣住了,正绪乱,惠子顺势一把抓住明一的手,附在耳际,微微闭目,似乎很享受这一瞬间。
  
  诚然,明一彻底的被惠子俘虏了。于是俯身上前,亲吻惠子的脸颊。
  
  “惠子,我爱你。”明一静静地说:“做我女朋友吧。”
  
  惠子抖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黄昏了,千叶的火烧云凝聚了许多,两人陶醉在这一片天空下,静静地、安谧地等待黑夜与黎明。
  
  【某个0。01秒,千叶、伊豆】
  
  旅行的时光,溜得很快,不觉中明一的列车来了。
  
  惠子没有出现在月台上,明一望了一周,沉思:难道,惠子不来送我吗?
  
  车已经停稳了,车门也打开了,明一最后环视了四下,提着行李上车了。车门关闭前得一霎那,明一猛的一回头——惠子分明站在月台上了,她笑着,笑得很沉。她的笑,或许是为了多给明一一条回忆吧,而她的沉,或许是不言,或许是……
  
  千叶的车,似乎开得很奇怪,明一只觉得车越开越慢,几乎静止了。可是车窗外的风景,飞一般的流逝着。
  
  打开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是惠子的。
  
  “明一,你今天忘打领结了,还有你的笔也忘在我的包里面,好粗心哦。”
  
  这几行字,真的很普通很朴实,可是,勾出了明一那凝心的泪。明一淡然一笑,回道:“对哦,看到惠子,我就忘记了很多哦。谁叫你是我爱的惠子呢?”
  
  “油嘴……”
  
  车还是那么走着,那么慢。车窗外,已经不是千叶了,已然飘来的是伊豆的气息。
  
  “我到伊豆了,惠子。”
  
  “我猜到了,因为,你飘来的文字里饱含着伊豆的气息。”
  
  “那你现在在哪呢?”
  
  “我啊,在看阳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云,看湖,看枫林……”
  
  “那我,就想云,想湖,想枫林……想惠子。”
  
  “我不想你哦——因为,明一永远在我心里,永远用不着想。”
  
  “呵呵。惠子,我要下车了,很挤,我到家再给你信息哦。”
  
  “嗯,小心点,粗心的呆子。”
  
  “嗯,会的,拜。”
  
  伊豆的黄昏,也很入韵。虽没有千叶那般诗画,然情调不次。
  
  乘着那一片片的花云,顶着那几缕霞光,明一踏进了自己的家门。
  
  也许,由于旅途实在太过劳累,明一直接把自己摔在了床上。没顾及到给惠子短信。
  
  【千叶,惠子】场景1
  
  千叶的夜空,也是那么的优柔。
  
  惠子坐在天台,望着一轮孤月,星星眨得很频繁,似乎都很困。可是惠子似乎不困,依旧在看着、看着……
  
  夜莺,打破了午夜的界线,猫头鹰,跃然而出。
  
  惠子丝毫没有回房的意思,丝毫不带困意,只是紧紧地握着手机,不时的闪亮屏幕,生怕漏掉了什么。
  
  这一夜,很安静。
  
  翌日,明一早早起来,整好行装出门了。
  
  明一家楼下不远处就是车站了,搭车十分方便。也大概由于此,明一顺而成了旅游狂了。
  
  车站里,放着那首《幸福的记忆》。
  
  明一黯然了一下——惠子。
  
  随后,明一掏出手机,按下号码,发了一句话给惠子。
  
  “惠子,我已安然到家,无须担心了。”
  
  许久许久,都没有回音。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惠子,你怎么不回我消息?”明一终于把电话拨过去了。
  
  “没啊,我有点忙,就没看短信啦,没事的。”
  
  “你现在在哪,在干嘛啊?”
  
  “我在市场上,人挺多,挺杂的。”
  
  “呵呵,你哦那个市场好安静啊,有点像医院诶……”明一完全无意识的说道。
  
  “你希望我在医院吗?你安的什么心啊?你……”
  
  通话断了。
  
  【千叶医院】场景2
  
  “十号,新垣惠子。急救中心……”
  
  【伊豆】场景3
  
  看着这断掉的通话,明一很诧异。
  
  只是一句玩笑,只是玩笑——惠子完全懂得。
  
  可是,惠子为什么这么生气呢?记得初次见到的惠子,是那么的开朗,是一个开的起玩笑的女孩啊。莫非,那只是她用来引人注目的?当然,自己也不对,平白无故说什么别人在医院啊。也许,人家就忌讳这个呢?
  
  “该死的。”明一扇了自己一记耳光。
  
  他没有在拨过去,因为,他知道这段时间肯定是无法拨通的。
  
  心情很沉,很紧。
精神运动性癫痫应该怎么治疗   
  就这样,明一在酒吧泡了一夜。
  
  “叮……”是惠子打来的。
  
  “我是明一,惠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嗯,昨晚你干嘛了?”
  
  “啊,我在……”明一卡了一下,他不能说自己泡酒吧,因为女孩子最忌讳那个了,于是说道:“在……在加班……喉咙有点痛了……”
  
  “真的?”
  
  “我骗过你吗?”
  
  “没有啊。”
  
  “那就是了。你呢?”
  
  “我也是。”
  
  “哦。”
  
  “那你好好休息哦,喉咙痛记得吃药哦。那我先挂了啊。”
  
  “拜。”
  
  “拜。”
  
  无法感觉一个字,有多冷,无法感觉冷的伤害有多深,只觉得心,好痛好痛的。
  
  【深秋的艳阳,点碎了许多】
  
  秋天,阳光很艳,很怡人。
  
  一样的是那片广阔的蓝天,一样的是那泓清澈湖水,一样的是那缕轻柔的风;
  
  一样的是那样的守候,一样的是那么的蒙情,一样的是那么清的白。
  
  “明一,我们分手吧。”惠子打来电话。
  
  “为什么?”明一很慌乱:“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
  
  “不怪你,我喜欢别人了。你忘了我吧……”惠子哭了,第一次听到惠子的哭声。
  
  “你很爱他吗?”
  
  “很爱。”
  
  “他也爱你?”
  
  “嗯。”
  
  “可以替代我?”
  
  “你无法比拟——在我的心里。”
  
  “好,惠子,我爱你,希望你幸福。也许,他能给你的,比我更多吧。”
  
  “明一,你一定要好好的、健健康康的活着。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惠子,你怎么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啊?”明一:“我们以后不能见面了吗?”
  
  “或许,或许我担心你吧;也许是关心吧。作为很好很好的朋友。”惠子哭着说:“至于,见面,以后再说吧……”
  
  “嗯,祝你幸福,惠子。”
  
  “我会的,明一。拜!”
  
  “拜!”
  
  场景4
  
  霓虹灯泛滥的夜市。
  
  明一东倒西歪的走在大街上,踉踉跄跄的。
  
  踏着寂寞的街,漫过寂寞的夜,守着孤单的恋,迈着苦闷的步履。也有多长,不知道;心有多远,也不知道。只知道夜长,长不过心远;心远,远不过诀别。
  
  夜,开始模糊的飘起丝雨。
  
  零零的思念,浅色的心,都被点碎了。
  
  场景5
  
  千叶第一医院。
  
  “惠子小姐,关于你……”
 癫痫病人多长时间犯病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该了却的事情,我都做了了结。医生,一直以来,很感激您的细心照料。谢谢。”惠子落泪了。
  
  到这里,谁还有言呢?谁不涕零呢?
  
  “手术!”医生迅速反应过来,很镇定的说:“孩子,你会没事的……没事的……”
  
  “就绪!”
  
  随即,惠子被推入了手术室,镭射灯亮了。留给房外的人,又是一段漫长的等待、煎熬……
  
  场景6
  
  明一从凌闹的酒肆回到家,倒在床上,很狼狈,很落寞。
  
  失恋,很痛。其实还有更痛的。
  
  “叮!”千叶的电话。
  
  “喂,我是川上井明一……”
  
  “明一君,很不幸。”电话那边的人淡淡的说道:“你的爱人,惠子小姐,已经于五分钟之前,去世了。作为他的医生,我很尽力了,但是很抱歉……”
  
  ……
  
  明一瞬间清醒过来,直接飞向车站,冲上前往千叶的列车。
  
  车,似乎开的特别慢。
  
  这流血与逝去,本是最扣心弦的事情了。明一现在面对的是逝去恋人的痛,而不是失恋的碎心。他没有失恋,永远不会,惠子爱的人,只有明一。
  
  许久许久了,列车终于到了千叶。
  
  得知惠子遗体已然回家。明一顾不得其他的,跳下火车,直奔惠子家。
  
  场景7
  
  惠子安静的躺在床上。
  
  旁边哭泣着许多人,亲人、朋友……
  
  明一,没有出声,只是木讷在门口。害怕,明一很怕……
  
  他,始终没落泪。但是,他比哭泣的人更痛、更殇。
  
  ……
  
  场景8
  
  葬礼。
  
  惠子埋在樱花园。
  
  千叶的丝竹,响得很入心,听着听着,明一终于禁不住了,眼眶湿了……
  
  “愿你幻化成那一片天空,让我永远恋着你;如若不能永远,请再给我零点零一秒。”
  

【编辑:方烟雨】

问好作者,感谢支持,文笔不错,望首发于此,以便推荐阅读,祝你快乐,烟雨念安!
  

TAG标签:

【审核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oanews.com  落秋中文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