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第五幕裘力斯・凯撒

来源:落秋中文   时间: 2019-09-11

第一场腓利比平原

奥克泰维斯及安东尼率军队上。

奥克泰维斯

现在,安东尼,我们的希望已经得到事实的答复了。你说敌人一定坚守山岭高地,不会下来;事实却并不如此,他们的军队已经向我们近,似乎有意要在这儿腓利比用先发制人的手段,给我们一个警告。

安东尼

嘿!我熟悉他们的心理,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的目的无非是想先声夺人,让我们看见他们的汹汹之势,认为他们的士气非常旺盛;其实完全不是这样。

一使者上。

使者

两位将军,请你们快些准备起来,敌人正在那儿浩浩荡荡地开过来了;他们已经挂出挑战的旗号,我们必须立刻布置防御的策略。

安东尼

奥克泰维斯,你带领你的一支军队向战地的左翼缓缓前进。

奥克泰维斯

我要向右翼迎击;你去打左翼。

安东尼

为什么你要在这样紧急的时候跟我闹别扭?

奥克泰维斯

我不跟你闹别扭;可是我要这样。(军队行进。)

鼓声:勃鲁托斯及凯歇斯率军队上;路西律斯、泰提涅斯、梅萨拉及余人等同上。

勃鲁托斯

他们站住了,要跟我们谈判。

凯歇斯

站定,泰提涅斯;我们必须出阵跟他们谈话。

奥克泰维斯

玛克-安东尼,我们要不要发出战的号令?

安东尼

不,凯撒,等他们向我们进攻的时候,我们再去应战。上去;那几位将军们要谈几句话哩。

奥克泰维斯

不要动,等候号令。

勃鲁托斯

先礼后兵,是不是,各位同胞们?

奥克泰维斯

我们倒不像您那样喜欢空话。

勃鲁托斯

奥克泰维斯,良好的言语胜于拙劣的刺击。

安东尼

勃鲁托斯,您用拙劣的刺击来说您的良好的言语:瞧您刺在凯撒心上的创孔,它们在喊着,“凯撒万岁!”

凯歇斯

安东尼,我们还没有领教过您的剑法;可是我们知道您的舌头上涂满了蜜,蜂巢里的蜜都给你偷光了。

安东尼

我没有把蜜蜂的刺也一起偷走吧?

勃鲁托斯

啊,是的,您连它们的声音也一起偷走了;因为您已经学会了在刺人之前,先用嗡嗡的声音向人威吓。

安东尼

恶贼!你们在凯撒的旁边拔出你们万恶的刀子来的时候,是连半句声音也不透出来的;你们像猴子一样露出你们的牙齿,像狗子一样摇尾乞怜,像隶一样卑躬屈节,吻着凯撒的脚;该死的凯斯卡却像一条恶狗似的躲在背后,向凯撒的脖子上挥动他的凶器。啊,你们这些谄媚的家伙!

凯歇斯

谄媚的家伙!勃鲁托斯,谢谢你自己吧。早依了凯歇斯的话,今天决不让他把我们这样信口侮辱。

奥克泰维斯

不用多说;辩论不过使我们流汗,我们却要用流血来判断双方的曲直。瞧,我拔出这一剑来跟叛徒们决战;除非等到凯撒身上三十三处伤痕的仇恨完全报复或者另外一个凯撒也死在叛徒们的刀剑之下,这一剑是永远不收回去的。

勃鲁托斯

凯撒,你不会死在叛徒们的手里,除非那些叛徒就在你自己的左右。

奥克泰维斯

我也希望这样,天生下我来,不是要我死在勃鲁托斯的剑上的。

勃鲁托斯

啊!孩子,即使你是你的家门中最高贵的后裔,能够死在勃鲁托斯剑上,也要算是莫大的荣幸呢。

凯歇斯

像他这样一个顽劣的学童,跟一个跳舞喝酒的子在一起,才不值得污我们的刀剑。

安东尼

还是从前的凯歇斯!

奥克泰维斯

来,安东尼,我们去吧!叛徒们,我们现在当面向你们挑战;要是你们有胆量的话,今天就在战场上相见,否则等你们有了勇气再来。(奥克泰维斯、安东尼率军队下。)

凯歇斯武汉看癫痫去哪家医院p>

好,现在狂风已经吹起,波涛已经澎湃,船只要在风中颠簸了!一切都要信托给不可知的命运。

勃鲁托斯

喂!路西律斯!有话对你说。

路西律斯

什么事,主将?(勃鲁托斯、路西律斯在一旁谈话。)

凯歇斯

梅萨拉!

梅萨拉

主将有什么吩咐?

凯歇斯

梅萨拉,今天是我的生日;就在这一天,凯歇斯诞生到世上。把你的手给我,梅萨拉。请你做我的见证,正像从前庞贝一样,我是因为万不得已,才把我们全体的自由在这一次战役中作孤注一掷的。你知道我一向很信仰伊璧鸠鲁④的见解;现在我的思想却改变了,有些相信起预兆来了。我们从萨狄斯开拔前来的时候,有两头猛鹰从空中飞下,栖止在我们从前那个旗手的肩上;它们常常啄食我们兵士手里的食物,一路上跟我们作伴,一直到这儿腓利比。今天早晨它们却飞去不见了,代替着它们的,只有一群乌鸦鸱鸢,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好像把我们当作垂毙的猎物一般;它们的黑影像是一顶不祥的华盖,掩覆着我们末日在迩的军队。

梅萨拉

不要相信这种事。

凯歇斯

我也不完全相信,因为我的神很兴奋,我已经决心用坚定不拔的意志,抵御一切的危难。

勃鲁托斯

就这样吧,路西律斯。

凯歇斯

最尊贵的勃鲁托斯,愿神明今天护佑我们,使我们能够在太平的时代做一对亲密的朋友,直到我们的暮年!可是既然人事是这样无常,让我们也考虑到万一的不幸。要是我们这次战败了,那么现在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聚首谈心;请问你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准备怎么办?

勃鲁托斯

凯图自杀的时候,我曾经对他这一种举动表示不满;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总觉得为了惧怕可能发生的祸患而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件懦弱卑劣的行动;我现在还是根据这一种观念,决心用坚韧的态度,等候主宰世人的造化所给予我的命运。

凯歇斯

那么,要是我们失败了,你愿意被凯旋的敌人拖来拖去,在罗马的街道上游行吗?

勃鲁托斯

不,凯歇斯,不。尊贵的罗马人,你不要以为勃鲁托斯会有一天被人绑着回到罗马;他是有一颗太高傲的心的。可是今天这一天必须结束三月十五所开始的工作;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再有见面的机会,所以让我们从此永诀吧。永别了,永别了,凯歇斯!要是我们还能相见,那时候我们可以相视而笑;否则今天就是我们生离死别的日子。

凯歇斯

永别了,永别了,勃鲁托斯!要是我们还能相见,那时候我们一定相视而笑;否则今天真的是我们生离死别的日子了。

勃鲁托斯

好,那么前进吧。唉!要是一个人能够预先知道一天的工作的结果――可是一天的时间是很容易过去的,那结果也总会见到分晓。来啊!我们去吧!(同下。)

第二场同前。战场

号角声;勃鲁托斯及梅萨拉上。

勃鲁托斯

梅萨拉,赶快骑马前去,传令那一方面的军队,(号角大鸣)叫他们立刻冲上去,因为我看见奥克泰维斯带领的那支军队打得很没有劲,迅速的进攻可以把他们一举击溃。赶快骑马前去,梅萨拉;叫他们全军向敌人进攻。(同下。)

第三场战场的另一部分

号角声;凯歇斯及泰提涅斯上。

凯歇斯

啊!瞧,泰提涅斯,瞧,那些坏东西逃得多快。我自己也变成了我自己的仇敌;这是我的旗手,我看见他想要转身逃走,把这懦夫杀了,抢过了这军旗。

泰提涅斯

啊,凯歇斯!勃鲁托斯把号令发得太早了;他因为对奥克泰维斯略占优势,自以为胜利在握;他的军队忙着搜掠财物,我们却给安东尼全部包围起来。

品达勒斯上。

品达勒斯

再逃远一些,主人,再逃远一些;玛克-安东尼已经进占您的营帐了,主人。快逃,尊贵的凯歇斯,逃得远远的。

凯歇斯

这座山头已经够远了。瞧,瞧,泰提涅斯;那边有火的地方,不就是我的营帐吗?

泰提涅斯

是的,主将。

凯歇斯

泰提涅斯,要是你我,请你骑了我的马,着力加鞭,到那边有军队的所在探一探,再阜新治疗癫痫病中医院飞马回来向我报告,让我知道他们究竟是友军还是敌军。

泰提涅斯

是,我就去就来。(下。)

凯歇斯

品达勒斯,你给我登上那座山顶;我的眼睛看不大清楚;留意看着泰提涅斯,告诉我你所见到的战场上的情形。(品达勒斯登山)我今天第一次透过一口气来;时间在循环运转,我在什么地方开始,也要在什么地方终结;我的生命已经走完了它的途程。喂,看见什么没有?

品达勒斯

(在上)啊,主人!

凯歇斯

什么消息?

品达勒斯

泰提涅斯给许多骑马的人包围在中心,他们都向他策马而前;可是他仍旧向前飞奔,现在他们快要追上他了;赶快,泰提涅斯,现在有人下马了;嗳哟!他也下马了;他给他们捉去了;(内欢呼声)听!他们在欢呼。

凯歇斯

下来,不要再看了。唉,我真是一个懦夫,眼看着我的最好的朋友在我的面前给人捉去,我自己却还在这世上偷生苟活!

品达勒斯下山。

凯歇斯

过来,小子。你在巴底亚做了我的俘虏,我免了你一死,叫你对我发誓,无论我吩咐你做什么事,你都要照着做。现在你来,履行你的誓言;我让你从此做一个自由人;这曾经穿过凯撒心脏的好剑,你拿着它望我的胸膛里刺进去吧。不用回答我的话;来,把剑拿在手里;等我把脸遮上了,你就动手。好,凯撒,我用杀死你的那剑,替你复了仇了。(死。)

品达勒斯

现在我已经自由了;可是那却不是我自己的意思。凯歇斯啊,品达勒斯将要远远离开这一个国家,到没有一个罗马人可以看见他的地方去。(下。)

泰提涅斯及梅萨拉重上。

梅萨拉

泰提涅斯,双方的胜负刚刚互相抵销;因为一方面奥克泰维斯被勃鲁托斯的军队打败,一方面凯歇斯的军队也给安东尼打败。

泰提涅斯

这些消息很可以安慰安慰凯歇斯。

梅萨拉

你在什么地方离开他?

泰提涅斯

就在这座山上,垂头丧气地跟他的隶品达勒斯在一起。

梅萨拉

躺在地上的不就是他吗?

泰提涅斯

他躺着的样子好像已经死了。啊,我的心!

梅萨拉

那不是他吗?

泰提涅斯

不,梅萨拉,这个人从前是他,现在凯歇斯已经不在人世了。啊,没落的太!正像你今晚沉没在你红色的光辉中一样,凯歇斯的白昼也在他的赤血之中消隐了;罗马的太已经沉没了下去。我们的白昼已经过去;黑云、露水和危险正在袭来;我们的事业已成灰烬了。他因为不相信我能够不辱使命,所以才干出这件事来。

梅萨拉

他因为不相信我们能够得到胜利,所以才干出这件事来。啊,可恨的错误,你忧愁的产儿!为什么你要在人们灵敏的脑海里造成颠倒是非的幻象?你一进入人们的心中,便给他们带来了悲惨的结果。

泰提涅斯

喂,品达勒斯!你在哪儿,品达勒斯?

梅萨拉

泰提涅斯,你去找他,让我去见勃鲁托斯,把这刺耳的消息告诉他;勃鲁托斯听见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比锋利的刀刃、有毒的箭镞贯进他的耳中还要难过。

泰提涅斯

你去吧,梅萨拉;我先在这儿找一找品达勒斯。(梅萨拉下)勇敢的凯歇斯,为什么你要叫我去呢?我不是碰见你的朋友了吗?他们不是把这胜利之冠加在我的额上,叫我回来献给你吗?你没有听见他们的欢呼吗?唉!你误会了一切。可是请你接受这一个花环,让我替你戴上吧;你的勃鲁托斯叫我把它送给你,我必须遵从他的命令。勃鲁托斯,快来,瞧我怎样向卡厄斯-凯歇斯尽我的责任。允许我,神啊;这是一个罗马人的天职:来,凯歇斯的宝剑,进入泰提涅斯的心里吧。(自杀。)

号角声;梅萨拉率勃鲁托斯、小凯图、斯特莱托、伏伦涅斯及路西律斯重上。

勃鲁托斯

梅萨拉,梅萨拉,他的体在什么地方?

梅萨拉

瞧,那边;泰提涅斯正在他旁边哀泣。

<治疗癫痫有什么方法p>勃鲁托斯

泰提涅斯的脸是向上的。

小凯图

他也死了。

勃鲁托斯

啊,裘力斯-凯撒!你到死还是有本领的!你的英灵不泯,借着我们自己的刀剑,洞穿我们自己的心脏。(号角低吹。)

小凯图

勇敢的泰提涅斯!瞧他替已死的凯歇斯加上胜利之冠了!

勃鲁托斯

世上还有两个和他们同样的罗马人吗?最后的罗马健儿,再会了!罗马再也不会产生可以和你匹敌的人物。朋友们,我对于这位已死的人,欠着还不清的眼泪――慢慢地,凯歇斯,我会找到我的时间――来,把他的体送到泰索斯去;他的葬礼不能在我们的营地上举行,因为恐怕影响军心。路西律斯,来;来,小凯图;我们到战场上去。拉琵奥、弗莱维斯,传令我们的军队前进。现在还只有三点钟;罗马人,在日落以前,我们还要在第二次的战争中试探我们的命运。(同下。)

第四场战场的另一部分

号角声;两方兵士战,勃鲁托斯、小凯图、路西律斯及余人等上。

勃鲁托斯

同胞们,啊!振起你们的神!

小凯图

哪一个贱种敢退缩不前?谁愿意跟我来?我要在战场上到处宣扬我的名字:我是玛克斯-凯图的儿子!我是暴君的仇敌,祖国的朋友;我是玛克斯-凯图的儿子!

勃鲁托斯

我是勃鲁托斯,玛克斯-勃鲁托斯就是我;勃鲁托斯,祖国的朋友;请认明我是勃鲁托斯!(追击敌人下;小凯图被敌军围攻倒地。)

路西律斯

啊,年轻高贵的小凯图,你倒下了吗?啊,你现在像泰提涅斯一样勇敢地死了,你死得不愧为凯图的儿子。

兵士甲

不投降就是死。

路西律斯

我愿意投降,可是看在这许多钱的面上,请你们把我立刻杀死。(取钱赠兵士)你们杀死了勃鲁托斯,也算立了一件大大的功劳。

兵士甲

我们不能杀你。一个尊贵的俘虏!

兵士乙

喂,让开!告诉安东尼,勃鲁托斯已经捉住了。

兵士甲

我去传报这消息。主将来了。

安东尼上。

兵士甲

主将,勃鲁托斯已经捉住了。

安东尼

他在哪儿?

路西律斯

安东尼,勃鲁托斯还是安然无恙。我敢向你说一句,没有一个敌人可以把勃鲁托斯活捉;神明保佑他不致于遭到这样的耻辱!你们找到他的时候,不论是死的还是活的,他一定会保持他的堂堂的荣誉。

安东尼

朋友,这个人不是勃鲁托斯,可是也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不要伤害他,把他好生看待。我希望我有这样的人做我的朋友,而不是做我的仇敌。去,看看勃鲁托斯有没有死;有什么消息就到奥克泰维斯的营帐里来报告我们。(各下。)

第五场战场的另一部分

勃鲁托斯、达台涅斯、克列特斯、斯特莱托及伏伦涅斯上。

勃鲁托斯

来,残余下来的几个朋友,在这块岩石上休息休息吧。

克列特斯

我们望见斯泰提律斯的火把,可是他没有回来;大概不是捉了去就是死了。

勃鲁托斯

坐下来,克列特斯。他一定死了;多少人都死了。听着,克列特斯。(向克列特斯耳语。)

克列特斯

什么,我吗,主人?不,那是万万不能的。

勃鲁托斯

那么算了!不要多说话。

克列特斯

我宁愿自杀。

勃鲁托斯

听着,达台涅斯。(向达台涅斯耳语。)

达台涅斯

我必须干这样一件事吗?

克列特斯

啊,达台涅斯!

达台涅斯

啊,克列特斯!

克列特斯

勃鲁托斯要求你干一件什么坏事?

达台涅斯

他要我杀死他,克列特斯。瞧,他在出神呆想。

克列特斯

他的高贵的心里装满了悲哀,甚至于在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来。

西安癫痫病的医院

勃鲁托斯

过来,好伏伦涅斯,听我一句话。

伏伦涅斯

主将有什么吩咐?

勃鲁托斯

是这样的,伏伦涅斯。凯撒的鬼魂曾经两次在夜里向我出现;一次在萨狄斯,一次就是昨天晚上,在这儿腓利比的战场上。我知道我的末日已经到了。

伏伦涅斯

不会有的事,主将。

勃鲁托斯

不,我确信我的末日已经到了,伏伦涅斯。你看大势已经变化到什么地步;我们的敌人已经把我们到了山穷水尽之境,与其等待他们来把我们推落深坑,还不如自己先跳下去。好伏伦涅斯,我们从前曾经在一起求学,看在我们旧日的情分上,请你拿着我的剑,让我伏剑而死。

伏伦涅斯

主将,那不是一件可以叫一个朋友做的事。(号角声继续不断。)

克列特斯

快逃,快逃,主人!这儿是不能久留的。

勃鲁托斯

再会,你,你,还有你,伏伦涅斯。斯特莱托,你已经瞌睡了这大半天,再会了,斯特莱托。同胞们,我很高兴在我的一生之中,只有他还尽忠于我。我今天虽然战败了,可是将要享有比奥克泰维斯和玛克-安东尼在这次卑鄙的胜利中所得到的更大的光荣。大家再会了;勃鲁托斯的舌头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他一生的历史;暮色罩在我的眼睛上,我的筋骨渴想得到它劳苦已久的安息。(号角声;内呼声,“逃啊,逃啊,逃啊!”)

克列特斯

快逃吧,主人,快逃吧。

勃鲁托斯

去!我就来。(克列特斯、达台涅斯、伏伦涅斯同下)斯特莱托,请你不要去,陪着你的主人。你是一个心地很好的人,你的为人还有几分义气;拿着我的剑,转过你的脸,让我对准剑锋扑上去。你肯不肯这样做,斯特莱托?

斯特莱托

请您先允许我握一握您的手;再会了,主人。

勃鲁托斯

再会了,好斯特莱托。(扑身剑上)凯撒,你现在可以瞑目了;我杀死你的时候,还不及现在一半的坚决。(死。)

号角声;吹退军号;奥克泰维斯、安东尼、梅萨拉、路西律斯及军队上。

奥克泰维斯

那是什么人?

梅萨拉

我的主将的仆人。斯特莱托,你的主人呢?

斯特莱托

他已经永远脱离了加在你身上的那种被俘的命运了,梅萨拉;胜利者只能在他身上举起一把火来,因为只有勃鲁托斯能够战胜他自己,谁也不能因他的死而得到荣誉。

路西律斯

勃鲁托斯的结果应当是这样的。谢谢你,勃鲁托斯,因为你证明了路西律斯的话并没有说错。

奥克泰维斯

所有跟随勃鲁托斯的人,我都愿意把他们收留下来。朋友,你愿意跟随我吗?

斯特莱托

好,只要梅萨拉肯把我举荐给您。

奥克泰维斯

你把他举荐给我吧,好梅萨拉。

梅萨拉

斯特莱托,我们的主将怎么死的?

斯特莱托

我拿了剑,他扑了上去。

梅萨拉

奥克泰维斯,他已经为我的主人尽了最后的义务,您把他收留下来吧。

安东尼

在他们那一群中间,他是一个最高贵的罗马人;除了他一个人以外,所有的叛徒们都是因为妒嫉凯撒而下毒手的;只有他才是激于正义的思想,为了大众的利益,而去参加他们的阵线。他一生善良,织在他身上的各种美德,可以使造物肃然起立,向全世界宣告,“这是一个汉子!”

奥克泰维斯

让我们按照他的美德,给他应得的礼遇,替他殡葬如仪。他的骨今晚将要安顿在我的营帐里,他必须充分享受一个军人的荣誉。现在传令全军安息;让我们去分派今天的胜利的光荣吧。(同下。)

注释

卢柏克节(Lupercal),二月十五日,罗马为畜牧神卢柏克葛斯的节日。

阿提(Ate),希腊罗马神话中之复仇女神。

德拉克马(Drachma),古希腊货币名。

伊璧鸠鲁(Epicurus,公元前341-270),希腊倡无神论的享乐主义派哲学家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oanews.com  落秋中文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