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意想不到的故事||| -

来源:落秋中文   时间: 2019-12-05

  梅雨时节,雨绵绵下个不停。

  这种日子就该待在宿舍,懒散的过一天。

  张彩是不愿意出学校的,宿舍门也不愿意,可早就定下了,今天是带男朋友去见家人的日子。

  在大学里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爱情修成正果,走到见家长的地步——这是旁人眼中的幸福故事,可是现实里认识的男生一个比一个无趣,张彩也无心去主动结识男生,爱情的事情,得要缘分。

  缘分没等来,自己的笨老哥,非得给自己介绍男朋友。

  张彩不得已撒谎说自己有了男友,撒了谎就得圆谎——于是找了个男生假装男友,想搪塞过去。

  当然自己也不是随便的人,她是社团的部长,以一顿饭为利益,在社里挑选出一名学弟。

  两人排练了足足两个星期,感情没磨合出来,张彩只觉得每次的打扮和假装开心都很累,不如待在宿舍里。

  两个星期的相处,张彩隐隐觉得学弟对她不仅仅是想要她的一顿饭那么简单。

  自己这娇滴滴的身体,自己看了都心动,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男生来追求自己。

  这学弟,初见时相貌举止过得去。但男人,呵,哪里是能凭外貌判断的。

  果然,今天一早打来电话,放了自己鸽子,下雨着凉了,不能去。

  正在化妆的张彩放下手里的梳子,顿时都要炸毛了。

  “学姐息怒,学姐息怒,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你的事情我都告诉了他。放心,绝对靠谱。”

  这最后实战的一天都要解脱了,还出了这档子事情。

  张彩望了望窗外的雨。

  反正死活都试一试,自己可不想再花时间在这件事上。

  待在酒店门口,等着妹妹张彩和她的男朋友的张云内心忐忑不安的。

  自己从不知道自己妹妹的男朋友,还以为她对男生没有兴趣,是个蕾丝边,平白无故的多出的男朋友让张云很是尴尬。

  家里的情况,一直待在学校的妹妹并不清楚。

  张云远远见到一男一女撑着伞,他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多日未见的妹妹,但很快,怒色掩盖快乐。

  连个车也没有,打把伞的穷小子也想叫自己大舅哥。

  光是这一点还不不足以让张云生气,而是那把伞,妹妹的男朋日照看羊癫疯哪个好友把那把不大的伞,往自己的一边偏,要不是妹妹靠的近,就要被雨水淋湿了。

  张彩同样也远远的看见哥哥。

  最重要的时刻已经开始了。

  她像绵羊一样温顺地靠向一旁的沈伦。

  这男生,一路上不言不语的,脸上也没有表情,分辨不清他是太成熟,还是太单纯。

  想起学弟说的靠谱,靠谱个鬼啊,这伞都是自己带来的。

  除了长得还行,根本不会疼爱女朋友。

  自己的右手臂都能感觉到飘来的雨水,他是故意把雨伞偏向他那边,好占便宜吗?

  张彩想到自己投怀送抱的样子,脸上一红,哈哈气,又抬起头,低声说,“那个就是我哥。”

  沈伦的声音有些颤抖地回答,“好,好的……”

  张彩现在确定了,他不是什么想占便宜,是个单纯的人。

  完了完了。

  可别出什么岔子。

  张云见到两人亲昵的模样,决定给这个穷光蛋来一个下马威:“妹妹,下雨了没着凉吧,早说我就开车来接你了。”

  听到自己笨老哥阴阳怪气的声音,张彩心里暗觉不妙,回答道,“爸妈呢?”

  “爸妈忙着公司里的事情,今天只有我来了。这位是……?”张云的目光移向沈伦。

  张彩不由得有些紧张,哥哥他这是明知故问,明明说好了今天是带男朋友来给家人见面的。

  张彩的目光也跟着移动过去,指望着沈伦来一个帅气的打招呼,他却愣住原地。

  但好歹也是自己撒谎在先,张彩变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掐住张云的后背,接话道,“这是我男朋友,沈伦。”

  张云故作惊讶,然后客气地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张彩的哥哥,张云。”

  沈伦木讷地伸出手,“你,你好……我是沈伦。”

  妹妹为什么会选这种男生当男朋友。既没钱买车,看起来也不是能说会道的人。

  见个女朋友的家人,至于紧张成这样吗?今天还只有自己,要是父母都在,他不得走路都颤抖?

  要知道,他也不想干涉妹妹的爱情,但是她家里的情况非常特殊。只是家里人包括他在内,一直没告诉妹妹。

  去年,父母拿出全部积蓄开了一家小公司,公司小麻烦可不少。涉及到了餐饮行业,不免的要和黑道上的势力打招呼。

  不然红苏州最好的癫痫病中医院红火火,蒸蒸日上的公司,明天就有可能倒闭。现在是好的时候,也是举步维艰的时候。

  这么说虽然有点奇怪,但是家里人决定让妹妹和当地黑势力,黑龙帮的二把手在一起。自从一把手隐退之后,现在的二把手成功割据一方势利。那人张云见过,虽然为人处世有些霸道,但成为自己的妹夫,自己还是十分放心的。

  一开始张云还有些自责,不过当看到这个小子的时候觉得做法是正确的。这种来路不明的人凭借自己的帅气和花言巧语骗取了纯洁的妹妹,无法保护她,无法给她幸福。

  欧式餐厅位于酒店的六层,灯光辉煌,桌椅华美,进门时,西装革履的服务员标准的鞠躬,用英文向来到的三人问好。

  张云顿时神气了不少,余光瞄了一眼沈伦,见他目光呆滞,暗想,这个土鳖果然没见过世面。

  三人坐下后,张云边翻着奢华的菜谱边问道,“沈先生和我妹妹是怎么认识的呀?”

  “经人介绍的。”

  好在这个土包子还是开了口,张彩担心他一句话也不说,那不是全砸了。

  但落在张云的耳朵里让他很不开心,他的目光从菜谱移到他的脸上,问道:“介绍?你和我妹妹不是一个大学的?”

  “不是。”

  “那沈先生是哪个大学的?”

  要知道自己的妹妹不仅是长得好看,学习成绩也不赖,她的大学在本省里也位居一二。

  “不,我没有读过大学,高中也没读过,只是个初中生。”

  “什么?”张云险些从椅子上滑下去,还是张彩扶住了他。

  张云一脸阴沉,这男生一没有钱,二又没有本事,真不知道自己妹妹是怎么看上他的,感情真的是骗了自己妹妹?

  不仅是张云一脸阴沉,张彩也同样的一脸阴沉。

  一路上这沈伦一言不发,还以为他准备的胸有成竹,到头来……这完全不像一个男朋友的样子。

  又不是真正要进我家,又没人要调查你这些,你好歹装得像模像样装的高大上呀。

  张彩眼神黯淡又突然闪过亮光——哦!说不定!

  张彩想到,肯定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自己的学弟才会推荐,既然不是学历,那就是特长了。

  一定是的。

  张彩解释说,“哥!人家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才抛弃的学业。”转而面相沈伦,以只有他看得到的表情,眨了眨眼睛,说着:你把你平时最擅长的那个露一手给北京哪里看癫痫病专业我哥哥看看。”

  沈伦挠挠头,一脸囧样,张彩的心悬着未落——一旁的服务员很是时候的礼貌地问道,“先生你好,决定好点餐了吗?”

  张云说道:“三分熟纽约客牛排。”

  张彩接着说:“菲力牛排,七分熟的。”

  张彩用胳膊肘戳戳沈伦,“该你了,先点牛排。”

  沈伦看也没看的,说道,“纽约客牛排,八分熟。”

  张彩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八分熟……牛排哪里有八分熟的!七分熟过了就是全熟。

  这沈伦也太丢自己脸了,不懂你提前开口问啊。虽然是学着和自己哥哥一样点的纽约客牛排,可干嘛要充胖子说什么八分熟……

  张彩的囧样没有逃过张云的眼睛,张云开口对沈伦说道:“沈伦,不好意思,我的妹妹不能和你这种人交往,就算她承认你,我也不会承认,父母更不会承认你的。”

  听到这话的沈伦,顿时来了精神,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什么样的人会被你们家里承认。”

  张云一愣,回答道,“至少这餐桌礼仪必须懂,我家可是要见很多大人物的。”

  沈伦诡谲地一笑,回答道:“好了好了,刚才我不过是开个玩笑,那么认真干嘛。我听见你随便说,我也就随便说了。”

  张云不解地问道:“我随便?三分熟没错啊。”

  “肉质硬朗的纽约客牛排,七分熟是最好,三分熟太软,表层和底层呈现浅褐色,内部肉质大多还是新鲜血红的,带有明显的血水。”

  张云不甘示弱的说道:“我喜欢吃软一点的,不可以吗?正餐里没规定必须要按照几分熟来吃,不然还分熟度干嘛?”

  沈伦笑了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不像正餐,只是形式上像,本质上还是中国的一套。真正的正餐,前一个礼拜左右会收到正式的邀请函。如果另付的卡片上面写着 Respondez sil vous plait,那么你就需要尽快写好了将卡片寄回。勾选自己是否参加,想要的主菜、是否为素食者、吃不吃奶制品这些等等的。”沈伦瞄了一眼在右侧紧紧挨着他的女朋友,在张家两兄妹一愣一愣下,沈伦接着说道,“座位也是很讲究的,一男一女之间要隔开,伴侣是必须要拆开坐,欧式和美式的切法不同,还有手的位置……”

  服务员把牛排端了上来,沈伦也停止了讲述,转而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服务员交流了起来。

  听着小子的口音,还挺正宗的。

拉莫三嗪片能根治癫痫?治癫痫病

  自己刚才差点想因为他的学历不够,飚自己的蹩脚英语,说自己妹妹以后是要出国留学的,还好没那样做,不然尴尬的就是自己。

  张彩悬着的心终于往下掉了一些,脸上紧绷的表情也略微放松。

  沈伦优雅地切着牛排,张云见状问道:“沈先生以前可是从事西餐相关工作的?”

  “没有没有,只是碰巧出席过那样的场合。”

  这家伙莫非不是表面上看着邋遢,实际上是个富二代?

  “那沈先生父母从事的工作是?”

  “啊,我是个孤儿。”他腹部和桌子保持约一个拳头的距离,抬头挺胸把牛排优雅送进口中时,以食就口,“不过是有几个好兄弟,我们偶尔会出入这些地方。”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怒吼声,张云闻声望去,一帮气势汹汹的人冲了进来。

  不好,这就是自己最不愿意遇上的,餐饮行业的黑势力,今天这家西餐厅恐怕是要遭殃了。

  几名保安围了上去,但手起棍落,一下子被撂倒在地,惹得餐厅内众人四处逃跑。

  “我们快走!”张云急忙对妹妹说道。

  张彩侧身对沈伦说,“快走了!这里看起来不妙。”

  沈伦细嚼慢咽着牛排,丝毫不在意的说:“等我把牛排吃完。”

  这人是傻子吗?都这种时候了还顾得上吃东西。

  张云的目光不时往冲过来的人里,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那带头的不就是自己要介绍给妹妹的黑龙帮的二把手吗?

  那人也认出了张云,走向了这桌,目光死死的锁在张彩身上,张云见状连忙说道,“这,这是我妹妹张彩,就是我想介绍给你的人。”

  他见张彩长得水灵,想到老大叮嘱过不要对张云动手,可张彩他确是没说过的。

  正要打开搭讪,一个平淡的声音传来,“人家说话你怎么不好好回答?”

  三人里有一个背对他的人,他一直没有注意,现在注意到让他浑身寒毛竖起,恭敬地说道:“老……老大。”

  老大?张云一脸疑惑,听闻黑龙帮老大有不一样的癖好,已经隐退,但也没感到这小子有哪里特殊呀。

  在一旁的张彩看得一清一楚,明白了为什么他的伞不朝向她,为什么他见到哥哥会紧张,为什么会点和哥哥一样的熟纽约客牛排,为什么会哥哥说起“就算她承认你,我也不会承认,父母更不会承认”时沈伦像变了个人一样。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oanews.com  落秋中文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