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创造奇迹的山哥_散文网

来源:落秋中文   时间: 2021-08-28

晚上十点了,我坐在幽暗的客厅里等晚归的山哥回家。看着电视听着喜欢的歌,任一分一秒的流逝,们都睡了,难得有这么静谧的属于的晚。正值伏天,天气闷热,虽然白天酷暑的余威还在,但也有丝丝的凉风从窗口送入。听着好歌,吹着凉风,等着山哥回家也成了一件美事。

熟悉的几声咳嗽在楼道里响起,家门随之打开。汗津津的山哥抱歉的一笑:“真是不好意思了,老婆大人!”然后几步过来就挤在了我身边,攥起两只手成拳头状,正面反面的比较,“看看,这两只手有什么不同?”“都一样啦!”我在两个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真的,你说说看,到底有什么区别?”山哥继续追问,脸上现出抑制不住的兴奋。“我看,也就是右手的小指攥成拳头的时候稍稍的不太自然。”我一边轻轻地抚摸着他右手手背上那条缝了二十六针的状如蜈蚣的疤痕一边轻声地说。“今天,我和市医院的刘院长在一起吃饭,他看见我的手恢复成这样都不敢。专攻骨科的他说当时我的伤太重了,又用石膏绑了半个月手上的筋、骨、肉都粘连在一起,指定是残废了。当时不敢说,怕我受不了。现在只说不可思议,非要把我的病例当成一个典型的案例收入他研究的课题。许多做过肌腱松解手术的人都不如我的手恢复得好,有的人伤了一根手指都翘着没有恢复呢?而我的伤手和好手的功能完全一样,不知道的还看不出我的右手受过伤呢!其实我知道手背上的筋骨粘连依旧没有分开,只是生生地把手指上的筋拉长了。”山哥得意地反复攥拳,正面反面的比较,“来,再看看,再看看!”“是啊,你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呀!伟大的山哥!”我拍拍他的肩,去给他倒水。他自己依然沉浸在兴奋中,反复的来回攥拳,来回比较,满是汗珠的脸颊在电视的微光映照下闪着五彩的光。

夜深了,身边的山哥打起了酣。我摸着他右手上弯曲的疤痕久久地不能入睡,“你可是受苦了”,我在心里说着,手指轻轻描过他熟睡中的眉毛、坚挺的鼻子,“这是个毅力多么顽强的男人啊!”我把他的右手放在我的脸上没有松开,陷入了深深地中。

2014年7月20日天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晚上,马上就要九点了。我也是坐在客厅里等山哥回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山哥打来的。我心中还窃喜:还不错,知道九点回不了家告诉我一声。(这是我俩的约定,他九点回不来要给我打一个平安电话)“我先回不了家,手滑破了。”“手破了还不回家?去哪里呀?”我有点儿着急,声调儿就高了。“得先去医院,可能得住下。”他的声音虽然有点怯怯的,但却很平静。“手破得很厉害吗?”我感觉不妙。“没事儿,不用等我了,别担心。”问清了哪个医院,我放下电话预却愈发感到不对劲儿:需要住院的话就轻不了。于是整理几件他的换洗衣物,给打了电话来照顾孩子就奔往医院。路上通知了公公和小叔,急急忙忙到了市医院。骨科楼道里地上的衣服是他的,全都是血,没有人。爬上11楼手术室,凉风嗖嗖的。他的几个好守在门外,魂不守舍。见我来了,都耷拉着头,搓着手,坐立不安。我反倒异常的冷静:“只要不是心脏的问题,一切后果我都可以接受。”邵大哥说:“他来门市找我们,推门时大玻璃门突然破了。他的手躲闪不及被划伤了。你没看见,流了那么多的血,地上一大片,一只手都要掉了。我拿布带子把他胳膊缠上,防止失血过多,路上联系好了医生就直接到急诊上来了。”我没有说话,只是公公来的时候看见老人,才有泪水涌上来。我把眼泪憋回去,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只是想:我心里没有感应,应该还好吧。11点了,有一个熟识的医生出来告知:“右手伤了四根手指,除了拇指,还有食指的一根筋完好以外,其余的七根筋全部断掉。手术很麻烦,需要一点点把断掉的筋接起来,断了的血管就不接了,自行恢复就可以了。耐心等候吧!”快12点了,手术室的门开了,山哥坐着轮椅端着打了石膏的胳膊出来了,脸上挂着抱歉的笑容:“来这么多人!没事儿了。快回去休息吧。”看见他的表情如此放松,我也放下了心,以为没什么事儿。打发走了众人,我和他进了病房,接着输液。许是麻药的作用,山哥睡着了,我不敢。困极了,看着液体多的时候,就定上五分钟的闹铃睡一小会儿。住院的七天也是难熬,输液的时候没有办法,躺着输呗;不输液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的晚上,架着的胳膊换不了姿势,难受的山哥一宿一宿地在医院的楼道里一趟一趟地来来回回地走,直到累得没有劲儿了才上床睡觉。七天出院,医生嘱咐不能乱动,不能拆石膏,否则手筋断了还得重新接。又是一个七天,端着的胳膊难受得不行,天气也炎热,眼看着手伤的胳膊都比好的左胳膊细了。期间回到医院换药并询问主治医生多次,他还是主张半月拆石膏。我们只的认为,苦日子熬了,拆掉石膏就完全好了。没想到,等到拆掉石膏,我们全都傻了眼,真正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右手伤疤已经长好,但是整个右手成了一个平面:包括食指在内,四根手指成了四根木头,没法打弯儿。整个手背成了一块石板:皮、筋、骨都长死了。医学术语叫肌腱粘连。医生的建议是再做一次肌腱松解手术,但是也很。手术24小时之内就得开始活动手指,多疼也得坚持,否则将会再次粘连,手术就可能白做。这时候同是骨科大夫的陈连锁大哥挺身而出,他给出了第二种选择:进行功能恢复性训练,也就是自己锻炼已受伤的手,让其通过康复锻炼逐步恢复正常,这样做有点儿痛苦,而且需要在医生指导下循序渐进。时间比较长,一般需要半年到一年才能彻底恢复。陈大哥笑着说:“跟我练,要求高,不怕疼才能效果好。出发点就得定在完全恢复得像好手一样。”那当然好了,我们欣然应允。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每天一次的康复训练。哪是有点儿疼啊,每一次康复训练都是上一次刑啊。陈大哥将山哥的手指就着桌面硬生生的拗成直角,再往里弯,再往里弯。先是食指和中指,然后是无名指和小指。那种叫一个撕心裂肺,山哥忍者,汗透衣衫,忍不住了,就嗷嗷大叫。连心电图室的医生们、看病的病人们都来了:这样行吗?人哪里受得了?但是山哥坚持下来了,拿两个冰袋轮流冷敷,再偶尔吃点儿止疼药,后来怕止疼药伤身就放弃吃药,生生的坚持。可是拗完了看着是有点儿效果,但是睡醒一觉之后,每天早晨右手还是石板一块。为了能看到明显的效果,山哥从医院康复训练之后,在家里先用天津一个中医开的舒筋活血的中药泡半个小时以后又接着自行康复训练,直至深夜。他怕一睡觉手黑龙江好的癫痫专科医院就又成了石板。可是事实还是如此,每天早晨右手依然是硬邦邦的石板一块。山哥情绪极度恶劣,我知道他怕残废了,一只右手不能动了,想想也是,多么可怕!买来了握力器、保健球、松紧带拴在凳子上来回拉,可是他的手攥不上啊,急人是真急人啊!每天熬药,每天医院,每天一身汗,每天黑着脸。看着山哥受罪,我都不敢和他一起去医院了。九月份以后,他就每天自己去医院康复治疗。十月份以后,半天医院,半天上班。就这样坚持泡药、坚持每天康复训练,手指也能稍稍弯曲了。可是突然间,山哥的手指头麻了,手腕也麻了,并伴随丝丝的疼痛。两只手的颜色都不一样了,右手每天通红通红的。他每天举着右手放不下来,也一天天的不说话,我知道他的内心压抑,痛苦难当。担心右手残废的压力比身体每天受的疼痛来得更要沉重。所谓没有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虽然是夫妻,我也不能替他分担一点点的痛苦,在他闹脾气的时候,我还不高兴。自己偷偷地在一边听降央卓玛的《的草原 的河》,人家唱:“我也是草原的孩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我还委屈得泪流满面。心里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度过这段黑色的呀?真是前途无亮啊!

下了,我决定不再盲目地治疗下去,得去大医院弄个明白。联系了最好的骨科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我们提前一天乘车出发,第二天早晨七点多就等候在北京积水潭医院的楼前了。专家就是专家,“你的手属于康复训练过度了,损伤了神经。千万不能这么着急,吃点康复神经的药,科学训练才是对的。过犹不及的道理懂不懂?另外,你的手都烫伤了,肯定是每天泡药,泡药时并不是温度越高越好,温度适宜就可以了。休息几天,以后每天练习四五次、每次五六分钟就行。实在不行的话,再做肌腱松解手术。”心里有了底,回到家,山哥训练的时间短了,但是比北京的专家说的还是长得多。他依旧坚持,他顽强地练习,咬着牙,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 网:www.sanwen.net )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好

去来。山哥从能拿住玻璃水杯到握住鸡蛋,每天练习拇指分别和其他四个手指捏花生、捏黄豆、捏绿豆,这一天山哥终于能握住水果刀了,他高兴地不停地给我们演练。第二天早晨竟然进了厨房给我们切菜炒菜了。看着他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我看到了希望。苦心人天不负啊!

2015年7月20日,我发了一个私密的朋友圈给自己:今天是山哥伤手一周年的日子。你,山哥!谢谢你的顽强毅力,将右手的功能全部恢复!在那些度日如年的日子里,你让我看到了你的,你的努力,你的隐忍,你的男子汉气概!谢谢你的痊愈,谢谢你还给我和孩子们一个完整健康的爸!,你让我知道挫折过后更甜蜜!

接下来的一年,山哥不用再做康复训练,他经常把毛巾缠在右手上练握力,也会使用大菜刀做饭了,只是洗衣服的时候还不能用凉水。右手不再举着,也不再直直的顺腿垂着,而是很自然地和左手一样了。搂住女儿照相的时候,眉开眼笑,只是手背上的疤痕依然抢镜,二十六针在手背上拐了一个弯儿,小指处的三角伤口最深,所以小指不能百分百合拢,但也能做到百分之九十八了。其他手指完全正常,刘院长说这就做到了完全康复了,还没有见过受伤这么重恢复这么好的手了。这位见多识广的老院长也对山哥刮目相看,一个劲儿的说他不简单!“不简单”三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是太不简单了。当苦难过去,我们回首过去,言语轻松,不以为意甚至不值一提。可是,在苦难之中的时候,我们走过的那些日子,苦熬苦挨的分分秒秒都成了最珍贵的。有首老歌的歌词唱得好:“走过去,前面是个天!”是啊,我们走过去了艰难曲折,前面天高云阔,我们继续大步向前!

直到今天,直到现在,两周年又十五天了,山哥的右手在我的手里贴着我的脸暖暖的。他睡得香甜,我看得专注。忽然他一下子抽走了右手握住了我的左手,紧紧地不放开,劲头十足。我笑了,轻轻地点一下他的鼻尖,安心地睡着了。

如水,正是将要立秋的好天气!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oanews.com  落秋中文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